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克成

通往地狱之路,通常是由善意铺设的。——哈耶克

 
 
 

日志

 
 

写给朋友们的一封信  

2006-03-20 18:58:25|  分类: 杂感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各位朋友,大家好!
 
很抱歉给大家写这么一封信,而这封信,其实是在我刚刚写给兆丰兄的基础上修改而成的。
 
今天是我来到广州的第四天,白天的时候,我刚刚到南方都市报去,和他们的评论部主任李文凯聊了一下。得到这么一个消息:他们不打算聘用我了。
 
李文凯主任给出的理由,是在这次他们组织的"改革大讨论"中,周其仁、薛兆丰、陈志武三位学者的稿件我都没有约到,可见我"所掌握的学界资源"和他想象的有偏差,而且我的沟通能力也很差,而沟通正是他最看重的一种能力。

总之,我这次的表现令他感到失望。他说,这一点让他无法说服总编辑为了我而给评论部一个编制,而南都评论要的是一个马上能上任的编辑,因此无论对我还是对南都来说,试用都是没有意义的。
 
现在情况变成这个样子,真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之前我曾经希望自己能在南都评论这个平台上做一点事情,我一直认为,现在中国媒体的评论版面好的文章太少,差的文章太多。而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大多数评论编辑不懂经济学,因此在经济观点上其实很糊涂的文章也被不断地发了出来,而很多观点很好的文章却不容易发出来——除非你是陈志武周其仁这样的名家。

这是我在和南都评论主任李文凯谈好之后,就义无反顾地辞职南下的唯一原因。张维迎教授在给我的邮件中,也说他和陈志武教授都希望我能在这方面做一些工作。但现在这点却落空了。

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实在让人感到难过,感到伤心。而最让我感到难堪的,是我不知道怎么向朋友、同事们解释,不知道怎么面对招我进入搜狐的赵牧老师,不知道怎么把这个消息告诉送我南下的子恢、方刚、小山、唐梁等搜狐财经的同事和领导。

我要和我的朋友、同事们说我被骗被玩弄了吗?事情似乎不是这样。堂堂南都评论部的主任不会和我这么一个小编辑开玩笑,被别人称为“年轻有为”的李文凯先生也和我无怨无仇,没必要玩弄我。但李主任确实在MSN上肯定地和我说:"如果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就尽快南下吧"。在往后也曾催促我尽快南下。
 
而且就是我还在北京的时候,把薛兆丰和周其仁拒绝接受采访的消息告诉他之后,他虽然说"令他感到意外",但他仍然表示我"可以南下试试",算是南都和我,都给彼此一个机会。
 
事情终于变成这个样子了,但现在我的心情很平静,感觉很轻松。虽然现在回头来看把搜狐那个工作放弃掉实在太可惜了,而且下一个工作在哪里也还不知道,但我完全没有感到绝望或者慌张。

我甚至觉得我是可以理解李文凯先生的,他说得对,虽然他感到抱歉,虽然他也不想这样,但他也不能为了我而坏了报社的事。——既然他现在认为我已经不适合进入南都评论部,那如果我依然进入南都评论,那当然有损报社利益了。

刚才走出报社门口后,我给朋友浩风兄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这个消息。他听到后也感到很意外,并认为我应该再和李文凯主任好好说一下,争取能够重新回去(不是确切的说法,因为实际上就没有进去过)。其实他不知道,我有争取过的,在和文凯主任聊的一个多小时中,我有争取过的,只是没有成功罢了。而且正如上面说过的原因,我很看重这个工作。但现在我已经不再想了,自从和文凯先生道别的那一秒钟开始,我就坚决地放弃了,正如我来的时候很坚决一样。

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封信贴出去,向我的朋友、同事们道歉,告诉他们,我也感到很意外,感到很羞耻,事情变成这个样子,并不是我欺骗了他们。这件事情让人难堪之处在于,大家都以为我将到一个好地方工作,但现在却落空了;而更让人难堪的,是我如此狼狈,却好像我从一开始就欺骗了大家。

不多写了。

最后,请大家不要为我担心,请大家相信,我会找到新的工作的,我也相信,我的路会越走越宽的。

谢谢!

祝大家一切都好!

克成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