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克成

通往地狱之路,通常是由善意铺设的。——哈耶克

 
 
 

日志

 
 

搜狐2009·中国新视角高峰论坛侧记  

2009-01-10 11:3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搜狐新视角高峰论坛侧记


搜狐2009年的新视角高峰论坛在昨天(1月8日)举行了。我负责邀请和接待周其仁、陈志武两位嘉宾。这两位都是我崇敬的学者,所以这对我来说是个一个让人愉快的工作。令人高兴的是,两位学者都在百忙之中抽空出席论坛,并做了精彩的演讲。这反过来,倒又让我觉得挺对不起他们的,因为他们的时间成本太高了。


两位学者,真的都是在百忙之中抽空来的。

周其仁老师,本来是在西部做土地调查,为了参加这个会,才在1月7日匆匆赶回北京,而参加完论坛,他就又得马上飞回西部。因为CCER组织了一批调查小组,而许多工作,还需要周老师去部署,才能展开。

陈志武老师,昨天本来也是有要务在身,幸好他的演讲时间比较晚,所以最终还是得以赶到现场,做了精彩的总结演讲。和去年一样,今年陈老师也要带一批耶鲁大学的学生回国做调查研究,让美国学生能实地了解中国的经济是怎样发展的。


昨天到场的嘉宾中,还有茅于轼老师这位同样令人崇敬的学者。由于他和周其仁老师都到场比较早,所以出现了一幕感人的温馨场面:周老师给茅老师带来了一份珍贵的生日礼物(再过几天就是茅老师的八十大寿),两位学者笑眯眯地在那嘘寒问暖。我和周老师的接触不算太少,但他对一个人这么恭敬,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当然,三句不离本行,寒暄过后,周老师就向茅老介绍最近的土地调查所得。原来,重庆地区由于受汶川地震冲击,许多房屋倒塌面临重建,而农民又没有足够的资金,那怎么办?目前的一个解决办法,是农民出地,开发商出钱,盖出若干层楼之后,再按层把楼房使用权分给不同的人。


周其仁教授的演讲,还是一如既往地精彩。而对我来说,他此次演讲的新意,在于介绍日本人对付问题牛奶的办法。三鹿牛奶问题出来后,周老师到内蒙古调查,听到一个故事。内蒙古一位有三千头奶牛的老板,多年前漂洋过海到日本打工,所亲眼所见,日本人对牛奶质量要求之高,达到了一种“理想状态”,甚至高到令人“难以理解”。

为什么要求这么高呢?周老师在追问之下得知,原来日本人收牛奶,都是把各家各户的一并倒入一大罐奶车,运回奶站才检测牛奶品质的。但是,每家每户的牛奶,在倒进去之前,都先取出一些样品留存。一旦这车牛奶有问题,再转回头检测这些样品,最后检测出谁的牛奶有问题,则由谁负责赔全车的牛奶损失。

这个故事,周老师在08年底的本科生课程上介绍过,但在公共场合,据我所知,这是第一次介绍。


前文提及,由于还要在当天赶回重庆做土地问题调查,周老师讲完话就提前离场了。在回北大路上,周老师和我谈起现在的媒体,说许多记者不愿意认真去弄明白一个问题,而是找个名人打听点什么就去炒作。把热闹、火爆作为好坏的标准。

他问我的“云南林业调查”进展怎样了,我惭愧地说没有什么进展,也没有回去做过什么实地调查。他说,之前他见过金光的人,金光的人说他们在中国种了那么多树,却受那么大的非议,实在很不解,所以最后撤回了在云南的投资计划。

我说这样肯定对云南经济的发展没好处,像“香港学生调查广东工厂”事件,而媒体记者从中推波助澜,直接导致一些民工失业。周老师说,那些记者才不管呢,反正他们有工作。


陪周老师回到CCER,我又赶回嘉里中心等待下午的嘉宾陈志武教授。陈教授在别的地方还有事,但总算在论坛结束之前和他的朋友郭宇宽一同赶过来了。陈教授在总结演讲中,主要谈了三个方面的话题:1)应继续强化新闻媒体的不可替代责任;2)公共财政透明的问题不能再回避;3)过去的经济增长模式已走到尽头、民众消费占GDP的比重必须提高。

论坛结束后,陈教授还在会场即兴接受了两家媒体的采访。后来陈教授和我说,本来不想接受,但湖南电视台的说“是老乡”就又不好拒绝了。这符合陈教授之前留给我的一些印象,他总是对人过于友善,而常常委屈自己。


本来我们想请陈教授演讲结束之后一起吃顿晚饭,但他说回去还有事,所以也不好勉强了。但陈教授说,希望下次有机会,能和搜狐的赵牧老师一起聚聚。

我和郭宇宽兄一起送陈老师去坐车,因为人多车少,外面风又大,所以让陈教授现在酒店内等一会,我们在门口等车。不料车到后,陈教授走出来说,不如我请你们两位简单快速吃顿饭,然后再回去改稿子。

于是我们坐车到陈教授下榻的中国大饭店,说“简单快速吃顿饭”,却又到了“俏江南”,点上红酒,坐下来一聊就是两个多小时。


在网上不时看到中国人到海外去奢侈消费的新闻,诸如中国人成为巴黎什么高档商店的主要顾客,是LV包的消费大国等等。自己也常想,中国的富人就已经有这么多了呢?听了陈教授的解释,才知道别有洞天。

原来在目前的体制下,中国的许多国企老总,不能给自己发钱、分股票,但在花钱的时候却几乎不受监督。因此他们连同自己的亲戚朋友,可以有很多花钱的地方。比如买化妆品、LV包可以把发票开成“办公用品”报销。

而房子、汽车的消费类同。有的国企老总,在香港、广州、上海、北京多个城市都有房子,当然,这些房子是在公司的名下的,但真正可以使用这些房子的,却是老总的人。

这和周其仁、陈志武这样的教授多年来分析的国企问题吻合,这些国有企业名义上是全民所有的,但真正能支配、享受这些企业资源的,却是极少数有权有势的人。

从这点看,我们就更容易理解陈志武教授为什么一再呼吁国有企业民有化,即将所有国有资产分成若干股权,然后平均分配给全体国民。让全体国民可以享受国企创造的财富,而不是成为少数权势人物的囊中物。

周克成
2009年1月10日星期六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