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克成

通往地狱之路,通常是由善意铺设的。——哈耶克

 
 
 

日志

 
 

茅于轼印象  

2009-01-12 20:37:18|  分类: 杂感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茅于轼印象

  周克成/文

  许多朋友都认为茅先生是个“极其诚恳谦逊、宽厚随和”的人,在我自己和茅于轼老师有限的接触中,得到的也是这样的印象。

  我是在2006年的一次论坛上第一次见到茅于轼本人的。当天他到搜狐网参加一个论坛,论坛结束后我主动提出送他回家,开始他一再推辞说自己回家就行了。但我又非常想多和他接触一点,就急忙说“我很崇敬您”。听我这样一说,茅老师就不再推辞,让我送他回家了。

  我不记得回家路上都说过什么了,只是到了他的家里,他突然问起我是哪个学校毕业、学什么专业的。我如实说自己初中没读完就出去工作了,只是因为运气好才喜欢上了经济学。他听到这点之后非常惊讶,马上带我到他的书柜上,说:我有一些书,你喜欢哪一本?我都可以送给你。最后我和他要了《谁妨碍了我们致富》一书。临走时,他还特意和我说,你记着我的电话,以后有什么事情要帮忙的,尽管找我。

  后来,每当我有事找茅老师帮忙的时候,不管是工作上的还是学习上的,总是能得到及时的回应和帮助。

  我在搜狐网工作,像搜狐这样的门户网站,常常会组织召开一些论坛,或者在年初年终搞个“财经名人向网友拜年”、“经济学人祝福奥运”之类的活动,这些需求,只要我向茅老师提出,他从不推辞。

  搜狐财经最近一次采访茅于轼,是2008年10月底,当时搜狐做“改革三十年三十人”系列访谈,所以不得不再次打扰茅老师。那天早上他刚刚参加完一个会议,中午赶回来稍作休息,就接着在家里接受我们的采访。

  看得出,他那天已经非常疲惫,如果他说因为太累,要求临时取消,我也一定能够理解,因为他毕竟已经年近80,而且一大早就出去工作了。但他还是按计划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而且一旦开始,就精神矍铄,滔滔不绝。所表达的观点还是一如既往地清晰、透彻、富有说服力。

  访谈结束,我拿出2006年他送我,但还没有签名的那本《谁妨碍了我们致富》以及其它几本新书请他签名,茅老师戴上眼镜,端正地坐在书桌前拿起笔来认真地在每一本书上签名,然后又拿出几本新书签上名送给我以及两位同行的同事。

  我的文章写得不好,但有时会发给茅老师看,结果也得到了他的指教。2006年,中国房价大幅上涨,许多网友认为这是开发商太坏的结果,我就写了一篇文章谈开发商在房地产市场上的一些贡献,结果在网上被骂得狗血喷头。但茅老师看完这篇文章的回信,既让我增强了信心,又让我反思自己文章的不妥之处,茅老师在邮件中写道:“我基本同意你的看法。但是措词可以改进,个别地方论证不够严密,要从反面(对立面)的立场想一想。”

  还有一次,是写关于医生收红包的文章,也是在网上被骂得厉害,我想自己的观点不会错,为了寻求安慰,就又把文章发给茅老师了。茅老师看后给我的回复,对我果然既有安慰的作用,又促使我去做更多的思考。茅老师写道:“我基本同意你的观点。事前的红包应该是明码标价。事后的红包可以随便给。给小费不光是对服务的奖励,而且也是使交易更加愉快。交易本来就是愉快的,再追加一点愉快。”

  但是,和茅老师所有的接触中,对我冲击最大的,还是他对学术、对知识孜孜不倦的探索、追求精神。

  大家知道,茅于轼先生是在46岁才转向经济学研究的。一个人年近半百,才跨入一门全新的科学领域,那他一定是有非常强烈的求知欲,才能静下心来认真做研究,光从这点看,茅老师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科学工作者。

  据岑科先生撰写的《茅于轼评传》一书介绍,“茅于轼的择优分配原理是极具原创性的理论发现,他在非常闭塞的环境下通过独自摸索得出了这个成果,然后把它进一步深化推广,并由此开始转向经济学研究。”

  我认为这一点非常了不起。按照我的理解,“择优分配原理”的核心思想和微观经济学中的“价格理论”是一致的。至少我从茅于轼先生的诸多经济文章看,他所运用的分析工具和“价格理论”并无二致。也就是说,茅于轼老师在没有外界启发的情况下,独立发现了“价格理论”这套经济学历史至今最可靠、最成熟的分析方法。这一点足以让所有经济学人惊叹。

  在茅于轼先生其他的访谈、讲座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他对经济学的探索精神。

  2007年,北京大学学友经济研究社的同学请茅于轼老师去做一个讲座,我有幸旁听。只见茅老师一开口就说:“同学们,大学是学习知识的地方,更是创造知识的地方,我今天来到这里,是想抛砖引玉,让我们大家一起研究,看经济学还可以怎么发展,看有没有属于经济学的‘牛顿定律’。”

  茅于轼老师的这个开场白,可把我惊呆了。因为想到他78岁高龄、在经济学界已经拥有巨大的声望,以为他会在这里教同学们经济学是什么、什么才是好的经济学之类的,也因为我自己本人都曾经觉得经济学已经是一门非常成熟的科学,缺少的只是对局限条件的调查和验证,以为经济学原理的发展已经到头了。所以没想到茅老师会以如此年轻、谦虚、开放的心态和同学们探讨经济学的新发展、新前景。

  2008年底,在一次访谈中茅于轼说道:“我记得在1982年或者1983年我在北京经济学院开了一门课……我是从微观经济学出发的,后来又懂得了制度经济学,对于制度安排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茅于轼老师自己摸索出了类似于“价格理论”的“择优分配原理”,而后又受西方经济学新的研究成果的影响,从而继续在制度经济学这片经济学新大陆上探索,所以“对于制度安排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认为,这一点对年轻人来说可能容易,但对一个已经学有所成、荣誉加身的老人来说,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但茅老师做到了,所以尤其让人敬佩。

  今天,距茅于轼在中国高校开设课程讲授西方经济学已近30年,经济学知识在中国的的普及程度虽然还有所不足,但和30年前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不能不让人感激像茅于轼这样的经济学家数十年如一日对经济学知识的研究、探索和传播。

  作为一个有幸多次接触茅老师、得到茅于轼帮助指点的后辈,我觉得我们不但应该学习他诚恳谦虚、宽厚待人的品格,也应该学习他在探索知识时所持有的勤勉、开放的态度。

  (作者系铅笔经济研究社理事)

  评论这张
 
阅读(244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