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克成

通往地狱之路,通常是由善意铺设的。——哈耶克

 
 
 

日志

 
 

对第五位法官陈词的评论——《洞穴奇案》读书笔记之五  

2009-12-10 12:30:11|  分类: 洞穴奇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第五位法官陈词的评论

  ——《洞穴奇案》读书笔记之五

  第五位对案件作出判决陈词的是汉迪法官。对于他的陈词,我有如下三点评论:

  第一,汉迪法官提出了“法律为人服务才有意义”的观点。我当然赞同他这一观点。但是,在汉迪法官的论述中,似乎是说这法律是为那些关心此案的人民大众服务的。这点从他反复论述法律判决意见应该如何尊重作为“被统治者”的人民大众的意见看得出。他说:“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协调的缺失,将导致更多政府垮台和更多人类不幸的产生。”

  确实,民众不满,政府垮台,可能造成重大的社会灾难。但是,这种机会有多大?要为此而破坏法律对人的约束行为吗?如果刑事法律的一个作用,是保护人们免受他人剥夺生命的话,当一个人的生命被他人剥夺的时候,难道不应该追究那个杀人者的责任吗?能否仅仅因为人们对这杀人者的同情而豁免对他的刑罚?如果这样的话,那个被害的人在哪里得到“法律的服务”了?那些可能被杀的人,又在哪里得到“法律的服务”了?莫非汉迪法官所说的“为人服务”是指“为大多数人服务”?如果这样的话,我们每个人都可能在个别情况下成为少数人,因而也可能得不到这法律的保护,而每个人也必将因此受损。

  汉迪法官提出这个观点,其实是为了他所谓“不可忽视的元素”做准备。这个“不可忽视的元素”就是“大约九成的人认为应该宽恕被告或给予象征性惩罚后释放。”而这,正是我要对汉迪法官陈词做出的第二点评论。

  我认为,就首席行政大法官是否要动用他的赦免权而言,“大约九成人”的观点是不可忽视的元素,但就对案件作出判决的法官尤其是最高法院大法官而言,这恰恰是他们最应该忽视的元素。一个法官,要做到真正的客观公正,就不应该在意民间百姓对被告的同情心。而只应该依据他的知识,努力探寻案件真相,并根据所应适用的法律作出被告是否有罪的判决。

  首先,因为汉迪法官本人提到的“社会舆情是情绪化的,说变就变,它是建立在真假参半的陈词和偏信未经交叉询问的证人的基础之上的。”汉迪法官其实是认同这一点的。但他认为即使不参照大多数人的意见,法官们在作出判决时也不一定“遵循了严格和正式规则”,所以应该参照大多数人的意见。

  这真是奇怪的逻辑。法官不参照大众的意见判案,当然不是一定就公正,但这绝不是法官应当参照大众意见的理由。因为参照大众意见实际上只可能让判决变得更加不公正。正如无水可喝的话我们可能会很口渴,但这并不是我们喝海水的理由。喝海水只会让我们更加口渴,让我们的身体更加缺水。

  其次,普通大众是有自己的正义观和价值观,但他们并不专业。即使对事实的认定已经清楚明了,依据普通大众的意见作出的判决也未必就合乎法律精神,未必就公正合理。所以,还是需要法官依赖他们的专业知识,独立、中立地对案件作出判决。

  因为即使是同样一个案情,人们也可能面临用不同的法律原则对之作出判决的选择。而在作出这样的选择的时候,显然是作为专家的法官更可能找到合乎情理的原则,来对当前的案件作出判断。

  福斯特法官其实已经为我们说明这个道理提供了一个极好的例子。福斯特法官写道:“在联邦诉斯特莫尔的案例中,根据把汽车停在特定区域超过两个小时构成犯罪的法律,被告是有罪的。被告力图移开他的汽车,但无能为力,因为接到被一个他没有参加也没有理由预测到的政治游行阻断了。他的有罪判决被撤销了,尽管该判决完全符合法令的字面规定”

  在这个案子中,不知道当时的判决法官是根据什么法律撤销被告的有罪判决的(福斯特法官的陈词写于60年前)。但是,根据目前我们所知的法律知识,我们可以从“理性原则”和“本身原则”这种不同的法律原则入手,从而得到完全不同的判决结果。

  “理性原则”是指不能光看被告本身作出了什么行为,还要看被告作出某些行为时的原因、动机和后果。如果按照这个原则,我们可以判决被告无罪,因为他曾经力图移开汽车,而最终不能如愿是由他所不能控制和预测的因素造成的。“本身原则”是指只要被告做出了某些行为,就是犯罪,而不管他的做出这些行为的原因、动机和后果。根据这个原则,我们可以判决被告有罪,因为他事实上已经“把汽车停在特定区域超过两个小时”。

  让我们回来,如上两个观点所述,不管是从事实认定上,还是在适用法律、条款、原则的选择上,普通大众大多数人的意见都很难比作为专家的法官做得更好。因此我们应该坚决反对大众干预司法判决,坚决支持法官保持其独立性。只有这样,我们才更有可能得到一个公正公平的司法环境。

  我对汉迪法官的第三点评论,是他引用他之前判决过的一个案例来说明,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应当判决被告无罪。但这就带来了我对他的一个简单的质疑:

  在目前我们所面对的“洞穴探险案”中,存在证据不足的问题吗?四位探险者杀害了他们的同伴威特莫尔,并用他的躯体充饥,这不是已经得到陪审团认定的“事实”吗?难道陪审团在认定这些“事实”的时候并没有出示足够有力的物证和人证?还是根本就没有相关的证据?

  我认为汉迪法官的这个判决观点是非常奇怪的。如果缺乏证据的话,那四个被告自然只好被宣布无罪并应给予立刻释放。而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在初审法庭中作出判决陈词的法官们难道就没有提到过吗?而为什么到了最高法院,首先作出判决陈词的四位联邦法院大法官又没有一个人提及?这是那么多人的忽略,还是汉迪法官无理取闹,或者汉迪法官提出了什么新理由,需要什么新的证据才能对被告定罪?但从他的判决陈词中我们并没有看到这一点。对此,我是感到非常奇怪的。

  周克成
  2009年12月8日凌晨零点9分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