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克成

通往地狱之路,通常是由善意铺设的。——哈耶克

 
 
 

日志

 
 

对第一位法官陈词的评论——《洞穴奇案》读书笔记之一  

2009-12-04 10:05:11|  分类: 洞穴奇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第一位法官陈词的评论

  ——《洞穴奇案》读书笔记之一

  昨晚我开始读《洞穴奇案》这本经典小书。让人后悔的是我一不小心就把第二位法官的陈词也看了。我本该看完一位法官的陈词就点评一下,然后再继续看下去的,我觉得这样的话可能更有利于我思考和理解书里面的内容。不过,现在刹车还来得及。今天先评论第一位法官——首席大法官特鲁派尼的陈词吧。

  首席大法官特鲁派尼首先对案情作出了回顾——这是得到陪审团成员确认的——也就是目前人们能够相信的案情,然后发表了他的简短意见。案情的细节我尚且不介绍,等需要论述到相关观点的时候再提吧,否则几乎就等于把这本书重抄一遍。

  我认为特鲁派尼法官在简短的判词中提出的意见,至少有三个值得商榷的地方。

  第一,特鲁派尼法官说“任何人故意剥夺他人的生命都必须被判处死刑”是众所周知的法典,他认为这个法律条文是“不允许有任何例外”的。

  这个法典确实可能众所周知,但它是否真的可取却是不一定的。历史上有很多法律看起来也是“众所周知”的,但它们未必可取。比如在古代好些地区,“通奸”的男女是要被浸猪笼、被乱石砸死的,但这样的法律在今天的人们看来可不会被接受。而法官判案的其中一个作用,不仅仅在于遵循既有的法律规则和精神,还应当是一步步完善这个法律规则、改进这个法律精神,使之更符合人们的普遍利益。

  从这个意义上说,是否“故意剥夺他人的生命都必须被判处死刑”本身就值得商榷。我现在不讨论这个问题本身,我是说,这本身是法官们应该在这里讨论的议题,是首席大法官在这个案例中,不应该不加论证就加以运用的。我相信,在接下来其他法官的陈词中,会有人讨论到这点。

  第二,何谓故意“剥夺”他人生命?

  一些人可能认为,不管当事人是否认同,只要有人把另一个人给杀了,那就是剥夺他人的生命。正如这些人反对安乐死一样,一个人由于病痛、绝望、无聊等各种原因,可能会求助于医生,要求给自己来个安乐死。这在许多国家是不被允许的,如果某个医生竟然为这个患者实施了安乐死,那就得面临法律的惩罚。其中的理由就是他“剥夺”了他人的生命。

  但在另外一些人看来,是只要当事人同意,那么他被杀掉,而去杀他的人是应该完全无罪的,完全谈不上“剥夺”他人生命的。因为这并不是他在决定那个当事人的生死,确切说,他只是在执行那个当事人的意志。

  就“洞穴奇案”这个例子来说,持上述不同观点的人会得到完全不同的判决意见。第一种人会说应该判处那四个探险者有罪,因为不管怎样他们都杀了人;第二种人会说,如果那个赌命游戏是得到被杀者认同的话,那四个探险者是无罪的,因为那条命可以说是他们从被杀者手中赢回来的。

  我个人的意见是怎样的呢?我个人目前倾向于认同第二种人的观点。人与人相处,必须有一定的规则。否则,人与人就不可能融洽、长久地相处下去,这样无疑对大家都没好处。而既然是规则,我们就必须——至少应该尽量——遵守它。按照这样的观点,无论人们制定出了怎样惊世骇俗的规则,只要得到所有当事人的认同,我们就应该尊重他们的选择。而不能因为这个规则最后让某个个人受损了,我们就到头来追究或怪罪于其他签订和执行这个规则的人。

  第三,首席行政长官“行政赦免权”的界限在哪?

  首席法官判决四个探险者有罪,但又提议法官们向首席行政长官请愿,请他给予四位探险者宽大处理,赦免他们的刑罚责任。他认为这样做既能减轻法律的严苛,又“不会损害法典的字义或精神,也不会鼓励任何漠视法律的行为”。

  看起来很美。但真的是这样吗?我不这么看。这两者之间实际上难免有一些矛盾之处。要减轻法律的严苛,就得对法律字义有所损害,当一个人犯下罪行,却可能得到行政长官的赦免,从而逃脱法律的惩处的时候,怎么能说对法律的字义或精神没有损害呢?我认为给了行政长官这样一个重大的自由裁量权,法律就失去了它的严肃性,或者失去了人们所声称和追求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一精神,就算不完全“失去”,那也是要有所损害的。

  另外一方面,什么样的犯罪行为、什么样的人应当得到首席行政长官的赦免呢?因为他们博得众人的同情?因为他们曾经有过的重大贡献?因为他和首席行政长官有什么特别的私人关系?或者全凭运气?不知道,完全不知道。世界上悲惨的事情天天发生,而曾经对人类、社会作出重大贡献的犯人很多,得到媒体和舆论同情的犯人也很多,能和首席行政长官发生“特别”联系的人更加从不会少。那么,是不是都能赦免他们的犯罪行为?如果能,那会给法律留下多大的缺口,其严肃性何在?如果不能,那界限在哪?为什么要在这个案例中提出来?

  我觉得首席法官提出“赦免”的建议,是在回避真正的司法问题,他既同情那四位探险者,又觉得不能为了他们而损害法律的“字义或精神”,所以他找到了“赦免”这个实际上并没有两全其美的解决问题的办法。这话说得有点狂妄,但我目前确实是这样想的。

  到现在为止,我还不完全明白赋予首席行政长官“赦免权”意义何在。是在司法制度上这个很有用、很有必要,真的有助于维护法律的公正性和有效性,还是那些“首席行政长官”们本来就大权在握,一定要给自己留下这样的权力,而千百年来的法律制定者因为实在无法撼动这个权力,所以只能一再认同这个权力的存在?就好比一个人明明已经被抢了,但他在无力反抗的情况下,只好多此一举的说:我愿意把我的钱财贡献给你。而这显然是多余的,因为不管他是否说这样的话,他的那笔钱都被抢走了,作用仅仅在于迷惑外人,让人弄不清他是自愿贡献还是被迫破财,从而让抢劫者看上去没那么可恶无耻。我以前完全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希望随着阅读的深入,我能在这本书中找到一些解释。

  周克成

  2009年12月3日 凌晨1:46

  相关阅读:我的答案——《洞穴奇案》阅前手记 http://www.ipencil.org/?p=5515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